嘉德秋拍预览 | 足称掌故 别出心裁——齐白石《莲池书院》的满纸情怀

齐白石平生山水数量起码,《莲池书院》是破例而作,自称“自出心裁、经意之作”。前有1921年夏午诒延邀至保定过端阳节,参不雅“大年夜开北方文气”的“莲池书院”旧址。十余年后的1933年,张次溪向业师吴北江请为《白石诗草》题词。吴北江为莲池书院前任院长吴汝纶哲嗣,曾国藩、李鸿章等历任直隶总督与莲池书院院长均有亲昵关联。齐白石投桃报李,欣然命笔作下此幅。又应吴北江之请题签,启功一番感慨后觉得此画“足称掌故”。《莲池书院》饱含历史沧桑、政治风云,又兼多位当事人之间深情厚谊,在齐白石作品中殊为罕有,堪称绝响。

齐白石(1864-1957) 莲池书院

设色纸本

癸酉(1933年)作

65×48cm

著录:

1.《齐白石诗文篆刻集》,喷鼻港上海书局,1961年版。

2.《齐白石双谱》,第123页,集古斋有限公司,1999年版。

出版:

1.《荣宝斋画谱·73》,图17,荣宝斋出版社,1993年版。

2.《齐白石全集·第三卷》,第226-227页,湖南美术出版社,1996年版。

3.《白石白叟自述》,第129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00年版。

4.《中国名画家全集·齐白石》,第127页,艺术家出版社(台湾),2001年版。

5.《齐白石的天下》,第338-339页,羲之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台湾),2002年版

6.《齐白石的艺术天下》,第23页,期间文化出版企业株式会社(台湾),2002年版。

7.《中国美术简史(增订本)》,彩-35,中国青年出版社,2002年版。

8.《齐白石辞典》,第234页,中华书局,2004年版。

9.《湖湘历代名画二·齐白石卷》,第199页,湖南美术出版社,2008年版。

10.《齐白石自述:从穷孩子到艺术大年夜师》,第187页,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9年版。

◆ ◆◆

满池莲叶总关情

白石白叟于山水画,曾说“山外楼台云外峰,匠家千古此雷同”,以是他常自言“胸中山气奇世界,删去临摹手一双”。在白石白叟自述中,他坦言:“我画山水,结构立意,老是反复构思,不愿落入昔人窠臼”。但“五十岁后,懒于多费覃思,曾在润格中订明不再为人画山水,在这二年中,画了不过寥寥几幅……破例画了几幅,如给吴北江画的《莲池讲学图》……,这几幅图,我自大都是自出心裁,经意之作”。此图从构图、造型、文字都不追求险奇,皆以朴素为素质追求,然则无论从风物的安排到房舍屋宇以及点睛人物无不作了细致的推敲和高度的概括,适可而止而毫无相沿做作之态。在历代山水画风格中独树一帜,脱颖而出。

齐白石 莲池书院 局部

白石白叟自述中的这番话,是对其学生,也是忘年之交的张次溪所言。张次溪因其善文辞,交际甚广,很得齐白石看重,成为齐白石暮年生活中弗成或缺的社交纽带。张次溪曾从吴北江学诗,齐白石和吴北江均是他的证婚人。1932年,张次溪提出为齐白石编印诗集,与白石白叟的设法主见不约而同,定名《白石诗草》。为了使诗集增色,张次溪奔波于诗家绅士,代求题词,其业师吴北江自然不能漏掉。吴北江在读后倾佩有加,题词以贺,即本画题跋中“北江老师赠吾以文”之文。齐白石曾应允张次溪“各作一图为报”,“吾故画此图报之”,于吴北江而言,亦“补挚甫老老师当时未有也”。

齐白石 莲池书院 局部

这在齐白石是第二次保定之行。这缘于他的另一位故友夏午诒。齐白石四十岁时熟识同门夏午诒。此前,齐白石萍踪未出湘潭,夏午诒力劝齐白石不要“株守家园”。1902 年,以教如夫人字画的来由请齐白石赴西安游历,并先容齐白石熟识了名家樊樊山。第二年夏午诒又带齐白石去北京,使其得以与李瑞、曾熙等字画名家交往。恰是夏午诒让齐白石走出了所谓“五出五归”的第一步,视野大年夜开。夏午诒是匆匆使齐白石真正成名的“朱紫”。白石在自述中记录了此次保定之行:“夷易近国十年(辛酉1921) 我五十九岁。夏午诒在保定,来信邀我去过端阳节,同游莲花池,是清末莲池书院旧址,内有朱藤,十分旺盛。我对花写照,画了一张长幅,住了三天回京”。

1920年,夏午诒已经是曹锟的幕僚。这一年他曾派人接齐白石到保定嬉戏,并于同月二十五日由夏午诒送站,齐白石自保定回湘。齐白石在保定受到了尊重和接待,并为曹锟创作了一些大年夜幅作品。嘉德2005春拍齐白石《白云生处》即创作于此时,当时成交价为319万元。

直隶政治文化中间

题款中“挚甫老老师曾掌教,大年夜开北方文气之书院也。”乃是吴汝纶执掌下的莲池书院。作为朝晨期建立影响最大年夜的一座省级书院,前后经历雍正至光绪八代近两百年之久。莲池书院的兴衰与直隶政治文化界痛痒相关。

齐白石 莲池书院题款

清代前期,书院教导受到节制,直至雍正今后,才徐徐放宽。彼时直隶总督李卫奉诏在省城保定建立书院,“环城行数十武,亭馆就荒,池水于遏不东注,顾以林群幽邃,云雾苍然,于士子读书为宜。”保定莲池书院一度成为北方地方政府官办书院的代表,在门生钻研、文化传播、人才培养及区域社会影响方面蔚为范本。乾隆十年(1745)古莲花池被定为行宫,乾隆帝垂青莲池书院,三次到临书院,多次赋诗表达他对莲池书院的嘉奖之情。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