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玩童画葡萄,味道就是不一样!

星塘老屋的葡萄架,是白石白叟永世的影象。在浩繁的绘画题材中,葡萄也是最能触及白叟思乡情结的一种。

齐白石是一位乡土画家,当他提笔临案时,他的思绪甚至整个的心坎生活,就不由自立地返回童年,返回星塘老屋:那葡萄架下的纺车、旷野的蛙声鸟鸣、牧童的笛声、篱下的锄犁……

白石白叟用深情的笔,勾画出一幕幕儿时生活的温馨画卷。

齐白石 葡萄草虫

齐白石 葡萄草虫

齐白石 葡萄草虫

齐白石 葡萄草虫

齐白石 葡萄

齐白石 葡萄

齐白石 葡萄鼠子

齐白石 葡萄鼠子

齐白石 葡萄鼠子

齐白石 葡萄鼠子

齐白石 葡萄鼠子

款识:寄萍堂上白叟齐璜,四百六十甲子时作。钤印:齐大年夜

“四百六十甲子时作”是齐白石一种独特纪年要领,应为其76岁时所作。此作大年夜适意文字的力感、韵味和饱合度,在鼠子墨色的渗透感和葡萄的晕化上,获得了淋漓尽致的表现,辅以充溢节奏的行书题款,创造出艺术的完美。

这幅《葡萄鼠子》的艺术魅力,不仅仅在于高超的文字技术,白石白叟以珍贵的童心,完美地形貌出三只老鼠的不合神志,以及葡萄经霜后的红紫欲滴,为不雅者供给了一个令人欢乐冲动的艺术天下。

齐白石 葡萄草虫

齐白石 葡萄草虫

齐白石 葡萄松鼠

画面中所绘粗壮的松树下,葡萄藤缠蔓绕,果实累累,两只可爱的松鼠,正翘着蓬松的尾巴,各自垂头抱着一颗葡萄,大年夜啖不止。

最让人赞叹的是此幅作品构图与其他白石白叟作品大年夜相径庭。画面右侧为粗壮的松树枝干,从上向下,纵贯画面底端,盘踞整幅画面的半壁,与葡萄藤、葡萄叶的走势,呈“川”字平行结构。画面下方的松鼠,与画面相向而合,似断非断,突破画面整体的竖势,在动势上遥相呼应,令画面的虚实、疏密、高低、浓淡诸关系和谐同等,自然中见匠心。

齐白石 松鼠葡萄图

《松树葡萄图》面目活泼自然、平淡无邪。画家用大年夜墨块、大年夜篇幅书写葡萄藤的叶片,藤叶层层叠叠,宽大年夜伸张,墨色潮湿,浓淡相错;茂密的藤叶中穿插着两三枯叶,赭石设色,与紫色、蓝色的葡萄相呼应,为画面增加了折衷典雅的风貌。细劲的渴笔勾勒叶筋和藤条,再加上亮晶晶的葡萄珠,充溢了点、线、面奇妙结合而孕育发生的韵律感。两只贪食的小松鼠缭绕在藤间。松鼠虽小,然则毛发柔嫩,须爪无缺,活龙活现,足见白石白叟用笔之精微,功力之深挚。

白石白叟爱好画葡萄,画松鼠,不光由于它们的自然美,也是由于它们常令他怀念起星塘老屋葡萄架下的生活。而松鼠葡萄加上长命的松树,题材寄意多子多福,生生不息,可谓白石白叟大年夜适意杰作精品。

齐白石 葡萄

齐白石 葡萄松鼠

齐白石 葡萄

齐白石 葡萄松鼠

齐白石 葡萄草虫

齐白石 花鸟册之《葡萄》

齐白石 葡萄

齐白石 葡萄蜜蜂

齐白石 葡萄

齐白石 葡萄草虫

齐白石 葡萄松鼠

请把手机横过来欣赏:

齐白石 葡萄草虫

字画半亩

传统文化、字画名家、艺术品收藏、茶道、天籁琴音

插花艺术、旅行照相、摄生美食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