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我那儿时的小伙伴

我经常能想起他,我现在又想起他来了,“小跩子”。

建国前夜,为了声援东北的解放战斗,我父亲从哈尔滨被调出,来到小兴安岭西麓的一个小火车站里,它叫福安车站,我们合家人也都随着来到了这里。这里是林区,它阔别省城千里之遥,到处是一派郁郁葱葱的森林,父亲就在那小火车站里做着一名通俗的铁路工人。

当时我们的栖身环境是,紧靠火车站相近,住着我们铁路职工眷属,而周边便都是农夷易近了。那时我家后面就有个小邻居,他从小逝世了母亲,又是一双X型腿,下身就不太好使,成了半残废人,东北土话,管这种废孩子叫“小跩子”。大年夜概是由于他们这种人,走起路来,都像鸭子一样,跩来跩去的,故而得名。他的真名我不停不知道,当然这也没什么要紧的,由于他原先就家境贫穷,又上不起学,起不起个名字,对他来说,倒也真是没有多大年夜意义的。但我能理解人们叫他小跩子,肯定不是好话,以是我就从来都不那么叫他,而是尽管他叫“哎”。比如,无意偶尔我就喊他,哎,你来帮我数一数,看我家的这些小鸡崽,到底足数不?或者无意偶尔我又叫他,哎,你去看看,我家大年夜黄狗,回来没有?它都跑出去老半天了么。而只有在背地里提起他时,我才当着母亲的面,叫那有损于他人格的绰号“小跩子”。但现在想起来,那也是一种不尊重他的体现,也是对不住他的地方,我现在也应该检讨。

但为了方便记述起见,我还得转头再去用当时的叫法,再叫他一次小跩子。小跩子他父亲当时已经很老大了,都老得得驼了背,而他的两个哥哥又都很痴傻,每当下地去干活时,竟会经常被冻坏了四肢举动,回来就知道哭,很短缺自理能力的。以是他家煮的饭,不是干便是稀,无意偶尔还烧串了烟,闹得满房子里都是焦糊味,假使我当时正在他家里玩着,直呛得我窝头就往外跑。也恰是由于小跩子他家没人能照料他,他就常到我家里来玩。后来我们就混得很认识了,我们在一路玩耍着,那是很兴奋的事——别看他的腿有搭档,可他的手倒是挺灵巧的,我们在一路扎鹞子时,我的不停都飞不起来,可他弄的却只只都管用。他能把那鹞子胸前的三根拉线,条条都疗养得可以用得上劲,一沾风就上了天,飘飘摇摇地飞在空中,真是令人愉快,而我则不可,远不及他。还有,记得等到我们闲下来时,他也曾当我说过,他妈妈活着的那会儿,也曾给他做过新衣服,还盘算找医生给他治好腿,然后送他去上学呐;可惜他妈妈抱病逝世了,他的统统希望就都不能实现了。当时他穿的衣服确凿很脏,还有一股怪味,但我从来不嫌弃他衣服上发出的那种不好闻的气味;无意偶尔玩到痛快处,我俩就抓挠在一块,你骑我我压你,撕巴起来没个完,我们那时,切实着实已结下了很深挚的交谊。

我还记得他着实是个很懂事的孩子。比如每当到了我家要用饭时,他就一准起家回家去了。这使我很有些过意不去,为此我曾多次挽留过他,说,哎,你就在我家吃完饭再走吧!可他却老是很内疚地回答说,哦,不了,我要回自个儿家了,一下子再来。是以我一次都没能留住他,这很遗憾。

韶光一晃几年以前了,我们都长高了一些,此时屯子子已到了人夷易近公社时期。而接下来的工作,还有个别的,那便是当时在我家前院还住了个小丫头,她长了一头黄头发,性质又十分厉害,更仰仗她哥哥那时已是临盆队里的队长了,以是她无意偶尔就显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很有点“费厄泼赖”的劲儿。邻居们就也给她起了个绰号,叫她“黄毛儿”。

这个“黄毛儿”了得。记得有一个礼拜天,我和黄毛儿都没去上学,我、黄毛儿、小跩子,我们三个可巧凑在一路玩上了。时代小跩子因一时掉慎,撞了一下黄毛儿的肚子,她当下就翻了脸,小脸一拉拉,骂,嘁,瞅你那熊样儿,支楞八翘的两条腿,走道仄仄歪歪的,活像只瘸螃蟹!

咦?你咋这么骂人,真不讲理……小跩子撅起嘴,很想反击黄毛儿点什么;但他想了少焉,到底照样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就算拉倒了。

可我从小的性格就犟性,当时感觉这黄毛丫头,骂人嘴也太损了,就顿时顶上去抱打不平,说,嗨,你威风个啥呀,你可有啥了不起的!

岂料这小黄毛儿丫头,根本就不在乎我,随着就反唇相讥地冲我来了,乜斜着眼睛斥责我说,行了,小源子,瞅瞅你那两只鞋,前头都露脚趾头了!

哎哟嘿,没想到她竟能这样准确无误地捣了一下我的软肋,我当下就被羞臊得变成了一只红脸大年夜公鸡,随之也就全线败下阵来;心中暗暗赌咒,从此今后,毫不再搭理她。

然而,记得工作只因此前半年之后,竟然有一次,我与小跩子一路进山里去采榛子,却偏偏在大年夜山中与黄毛儿不期而遇了。当时的形势是,天色已晚了,山岗上冷风四起,又时时传来狼的嚎叫声,那是很令人不寒而栗的。这回小黄毛儿,她可就没辙了,满脸惧色,恐怕我们撇下她,就伸长脖子恳求着说,小跩子啊,你听这狼嚎得多瘮人?我都要吓尿裤子了,你可要等等我呀,咱们一块回家吧,要不我非得叫狼给吃了弗成。

我却转头狠狠地对小跩子说,别理她,忘了她上回骂咱俩了!

可小跩子只是愣怔了一下,之后照样劝我说,别介,源子,咱们都在一个农村里住着,看她现在也怪可怜的,真如果出点什么事,那可有多不好!

哼,你个小跩子,真是没骨气!我心里很恼火,就一甩袖子,赌气先一小我走了。

我先回到村子子里。等我回到家里已经吃过了晚饭,闲着没啥事,就又从新走到村子头上来玩了。可也就在这时,我远眺瞥见,小跩子瘸瘸跶跶的,正陪伴着黄毛儿返回来了。那一刻我分明瞥见,一抹晚霞,正映照得小跩子通体灼烁。

凡间的许多工作,经常又都是由无数个想不到而串连成的。在其后的流年事月中,不知是黄毛儿的不利,抑或是我之交了什么厄运,总之鬼使神差,我后来考进了省城的大年夜学里读书,只一年龄后,黄毛儿她也来这里上学了,她仅比我低一年级。然而这时,我已然瞥见她,由早年的丑小鸭,而出完工一只美天鹅了。这使我很动心,我遂采取了英明的统战政策,尽弃前嫌,同等向前看;并颠末我的反复追求,她终极准许了我;这使我痛快极了,于是我们颠末相处、订交、相爱阶段,着末她竟然就成了我之爱妻。

在今后的年月里,我们不停事情、生活在省城里,各方面的前提自然都是对照良好的了。但不知为什么,多年来,不管我是在事情、进修、或是生活之中,昔时那夕阳中小跩子的形象,却总有一种震撼的气力,经常冲击着我,使我不得安宁……

就有今年的某日,我与妻子晚饭后,没什么事了,就双双躺在床上了。其后,我其实忍不住了,就忽然问她一句,嗳,你还记得小跩子吗?她随着就立即瞪大年夜了眼睛,回答道,怎么不记得?我又问她,你想他吗?她便又回答说,哎哟,说其实的,这些年里,你别看我什么都没说过,可着实我这心里,不停都在感念着他那年救我的一命之恩哩。我重重地吁出一口气,说,唉,我们这些年,不停也没消停下来,我们都若干年再没见到他了。她也赶快说,可不,现在算起来,咱们和他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晤面了。我说,也不知他现在的着落在哪里,生活得又如何?她说,谁说不是哩,这样看,我们还真是应该设法主见子去找找他啊。我听了,自己的一颗心,随着就加倍发颤得厉害了,即忙回说,真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哟!

我俩说完这段话,我们伉俪二人,皆是一脸端庄……

赵清源,哈尔滨市道外区省松滨监牢干校校长,省作协会员。已在《小说寰宇》《天鹅》《小说界》《小说林》《北方文学》《北疆》《章回小说》《蓝盾》《延安文学》《岁月》《北大年夜荒文学》《青年文学家》《延河》《芳草》《邯郸文学》《散文百家》《文学自由谈》《短篇小说》《北极光》《天池》《小说月刊》《今古传奇》《战士文艺》《安徽文学》《山东文学》《莽原》《芳草》等期刊上颁发小说及其它作品。小说《捞马》、《据说之后》曾两次入选《小说月报》。2011年中篇小说《昔时,北大年夜荒里还有这样一批人》获《小说选刊》全国笔会二等奖,2012年,短篇小说《基本》入围《散文选刊》评比。2012年短篇小说《天无绝人之路》,获首届“2012全国散文、中短篇小说”年度评比,短篇小说类二等奖,并被评比为2012年度最佳短篇小说奖,2013年,入选《中国小说家大年夜辞典》,中篇小说《一个罪人和两个队长》,入选《中国小说家代表作集》,并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共颁发长中短篇小说约300万字。现已集结《原色》《管教员的心声》《翌日的阳光,肯定是璀璨的》《爱情比天大年夜》《我真的很爱那女孩儿》等五册小说专集。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