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声:“天竺寺”与“包子印”的传奇

福安市教导局 刘承恭

包印红似英雄花,

腥风血雨洗澡它,

萍踪留与旭日站,

勇赴国难走天际。

阮英平,原名兰茹,别名玉斋,1931年参加革命,家乡在福安下白石镇顶头村子(今英平村子),顶头村子在清朝前本名藤江村子。英平在家乡开一间包店,包印刻上“藤江一团斋”,他借用开店做买卖的时机,秘密地搞革命鼓吹事情,结交了十八个肝胆照人的兄弟石友,(被人称为“十八帮”),后来都成了顶头村子苏区的骨干,直至福安中间县委南区支委成立,甘棠也成立了安德边区县委,下白石属安德县黄岐区,区苏维埃政府设立在顶头村子,区苏维埃政府的农会主席,便是“十八帮”此中一个骨干,名曰黄宜丰同道担负。阮英平同道当时已任中共安德边区县委布告、福安中间县委南区苏维埃政府军事委员,福安中间县委委员,中共闽东临时特委委员。

在1934年8月初,闽东苏区发告竣长,“五抗”斗争取得节节胜利,分田分地轰轰烈烈,各区苏维埃政府都有赤卫队,沿江、沿海都有海上游击队,坚持武装斗争篡夺政权。代表封建势力、封建军阀的蒋介石大年夜惊掉色,急忙从围追割断北上长征红军的兵力中,抽调8万正规军,加上地方武装2万,声称10万队伍,兵分三路“围剿”闽东苏区。在这严酷的形势下,中共福安中间县委、闽东临时特委都作了唆使,保存苏区有朝气力,巩固地皮革命成果,久有存心拖住对头,减轻北上红军的压力。为此,阮英平同道抉择,把设立在顶头的黄岐区苏维埃政府机关,隐蔽地撤往奎住村子“天竺寺”。强调指出:“不能随机关转移的同道久有存心匿伏起来”。在区机关转移时,阮英平对同道们再三吩咐过:你们未随机关转移的同道,有情报或组织上有义务下达、接头时都要凭“包子印”图案为接头记号,送往“天竺寺”,由“天竺寺”按包子图案校正后,再送往安德县边区党委。(此包印现还在英平村子阮英平后裔处)然后,阮英平迅速地把黄岐区苏维埃政府机关搬家到“天竺寺”。同时,急将把驻扎井下村子的红军游击队几百号人枪的步队一并也转移到“天竺寺”。那里松青柏翠,林深不知处,是个屯兵养军的一处地方。

过了一、二天,叶飞、曾志也到了“天竺寺”,赞美此处好风景,恰是游击的好去处。随后,阮英平聚拢好红军游击队,陪同叶飞、曾志两位首长一同向宁德支提山“华藏寺”启程。时是1934年9月尾,恰是闽东红军第二自力团、第十三自力团会师,在“华藏寺”成立中国工农红军闽东自力师。

阮英平同道从此一别,再也没有回过老乡。他那慈祥的面容,笑起来象“包印花”绽放;他的兵所哼的“三大年夜纪律、八项留意”军歌,至今还仿佛涟漪在“天竺寺”周边的密林深处,给乡亲们带来无限缅怀与憧憬。从阮英平同道脱离奎屿后,留在“天竺寺”的黄岐区苏维埃政府机关同道及奎屿村子党支部同道,依然记着阮英平同道的吩咐,尽职尽责事情,并掌控包子印模记号,做好高低情报团结事情。“天竺寺”也成了情报站,同道们也称它为“旭日站”。

1934年11月,蒋介石命令“剿灭”闽东血色势力,大年夜批兵力对苏区根据地猖狂进攻,大年夜举烧杀打劫。从那时,起闽东工农红军、红带会、村子苏赤卫队在临时特委、中共福安中间县委果引导下,周全展开了游击斗争。就在那时,地方夷易近团和反动地主武装借仗国夷易近党军“剿灭”之势,气焰加倍嚣张。奎住村子的地主汤俊波,是国夷易近党联保处主任,由他密报甘棠公所、夷易近团及国夷易近党驻军,随即派兵打击“天竺寺”的黄岐区苏维埃政府机关,当机会关干部及事情职员大胆奋战,但敌强我弱,寡不敌众,就义了吴新邦、汤全成、汤锦寿、汤仁俭、汤红现、汤贤波、汤和弟、钟云章(女)。那时奎住村子党支部也设在“天竺寺”,吴新邦当支部布告,当场在“天竺寺”就义后,白匪穷追不舍,又挨家挨户抓捕奎住村子党支部党员。接着白匪纵火烧了“天竺寺”。奎住村子在地皮革命、抗日战斗及三年游击战斗中,全村子共有62位同道参加革命,前后就义了30多人。为中国革命作了应有供献。

“天竺寺”烧毁后,直到1940年,福州鼓山寺有僧人闻知“天竺寺”的环境,直抵达奎住村子,取得奎住村子群众的支持,投款重建“天竺寺”,但经济不够,只能修修补补,土木布局的庙宇基础成形。

1949年7月,中国人夷易近解放军士兵团叶飞司令带兵南下,解放福建,第5支队支队长汤洪潮奉命,先到福建福安筹办解放大年夜军粮食。汤洪潮换上便衣,赶回福安,到溪北洋、北柱洋、甘棠洋等大年夜村征集军粮并碾成大年夜米,期待大年夜军。福安大年夜多村子庄群众醒悟很高,久经沧桑魔难的中国,终于等到这一天,家家户户筹粮忙,热心高。

汤洪潮同道又来到甘棠乡的奎屿村子,向村子长汤俊波阐明情由,便开口向奎屿村子借粮。汤俊波原本是奎屿村子的地主恶霸,也是国夷易近党的联保处的主任,他不只不合意借粮,而且恶语相嘲。汤洪潮同道只能一走了之,随后汤俊波还派部下好几名处丁,持枪追杀汤洪潮同道。当汤洪潮同道发明后面有人持枪追赶他时,分急忙跑进去离奎住村子二公里处的“天竺寺”,见大年夜殿里有二位尼姑,他二话不说就躲进弥陀菩萨喷鼻案桌围里,桌围里四面紧围着。紧接着持枪的四五位处丁追进庙宇里,冲着尼姑问道:“刚才有人进来吗?”尼姑答他们:“我俩刚才都在这里,没有什么人进来过。”处丁又说:“我们刚才似乎发明有人进来,你们要说实话。”尼姑说道:“我们削发人不打狂语,说没有就没有。”“韦驮狞目横鞭看,弥勒不笑口也开。”汤洪潮同道在桌围里阴郁想道:尼姑若不打狂语,那我就要到阎王眼前去说实话了!气势汹汹的处丁见尼姑说后,急忙冲出寺门往北面偏向追赶去。尼姑见处丁走远了,便叫:檀越出来吧!汤洪潮同道出来后,向尼姑道个谢,施礼后,即出寺门往南边的荷屿村子偏向走去。事后,汤俊波这个血债累累的大年夜坏蛋气急废弛,又一把火烧毁了“天竺寺”。解放后这个罪责累累的反革命分子被政府公判后枪决了。

1953年后,奎住村子老庶夷易近为纪念苏区人夷易近弗成耗费的血色历史,怀念“天竺寺”与“包子印”的深情,又将把“天竺寺”重修,作为血色历史文物来保护,寄予前者的相思,后人的敬意和念想。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