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福安那些“革命鱼”

山村子淡水鱼,如鲫鱼、鲤鱼、草鱼、黄鳝、鲶鱼、泥鳅和罗非鱼等常中听际,可名叫“革命鱼”的却没据说过。一次,海口石山镇福安村子委会主任吴淑鸿谈及淡水鱼时说,他们村子那岩穴、山塘、山涧石缝及水田里都滋生“革命鱼”,顿感耳竖眼亮。这个鱼名,有新鲜感,叫我兴趣又覃思。

一天,朋侪吴俊秀引路,冒着绵绵小雨,来到福安村子懂得“革命鱼”。真想不到,不论男女村子夷易近,一问及“革命鱼”都不加思考地回答,“那是在岩穴里发展,具有强大年夜生命力野鱼。”72岁村子夷易近吴清浩,从十几岁起打鱼,是村子里传统渔农,他认同了村子夷易近对“革命鱼”那样的评价。说归说,实归实。知道我疑心还未得其解,于是,吴清浩当即联系另一位渔农,约十几分钟,我们便看到了“革命鱼”。

渔农从水盆里捞出几条“革命鱼”,轻快地丢到水泥地板上,“革命鱼”显得迫在眉睫地展示自己,有的跳跃,有的俯身前行,有的翻腾等,好像在演出杂技和功夫节目。十多分钟鱼儿们恬静下来,这时,围不雅者以为缺氧而呜呼,用手轻触头部,它们又急速翻腾而起,鳃部、背部和尾部的刺条倏地周全展开,如临大年夜敌,神威四射;又如那神功者乘机苏息半晌后猛醒的那一刻,显示出无所惧怕、意志刚强、百战百胜超强气势。“杂技”和“功夫”均演出后,“革命鱼”便成了厚味午餐。那鱼鳞、鱼刺坚硬又犀利,但那鱼肉则是白皙、细嫩、清甜、鲜美,故常为村子里“好酒者”的特色佳肴。

“革命鱼”个不大年夜,头却较大年夜;大年夜的有三个手指那样,一样平常两个手指大年夜的居多,长约六七厘米;遍体鳞裹,色呈浅炭黑的、深灰的,或金黄淡灰相映的。山塘、岩穴、山涧石缝与水田相连的地方,是最合适“革命鱼”发展的情况。福安村子具有这种生态情况,是以“革命鱼”滋生发展历史悠久,单曾用名就有“硬头浪鱼”、“双斑鱼”(俗称)等。“革命鱼”那机敏和生命力,令绝大年夜多半淡水鱼难于相提并论。村子夷易近吴淑志说,“用海陆空战士形容一点都不过份!水里能劲泳速泳,坡地、草地和干田里能爬行或侧身蹬行,也能翻越田埂找水源和觅食,还能蹬爬40度的山坡;一年至少有四五个月在岩穴、石缝或缺水的山塘里过日子,没有一点的外来饲料补给,但照旧安全无事;它们嗅觉十分灵敏,每年春天第一场大年夜雨下来时,便从山塘、岩穴、山涧石缝里翻跃奔向田间聚会会议,寻觅食品,产卵繁衍。这种鱼知道从哪里出来,也知道从哪里回去,有周期性,懂季候,熟线路。”

福安一带的村子夷易近,什么时刻将原名“硬头浪鱼”或“双斑鱼”改叫“革命鱼”呢?说法虽然不敷完全相同,但意义基真相连相通。村子委会原主任吴朝珍已76岁了,他说,小时刻就听到这鱼名了,至于什么时刻改名不太清楚,只据说这种鱼是发展在山塘、石头缝等艰巨情况里头的,饥饿对生命要挟不大年夜,因具有坚强生命力而改名。89岁老村子夷易近吴建军先容,上世纪30年代末,共产党步队驻扎在福安这一带的岩穴边,以致在石洞里,与对头周旋,与村子夷易近亲昵联系,为村子夷易近探求生活资本。于是,越来越多地发清楚明了山沟、山塘、山涧石头缝等的山鱼并见告村子夷易近。村子夷易近大喜过望说,革命步队来了,山鱼也见越来越多了,为纪念革命步队为村子夷易近做实事,将原鱼名改叫“革命鱼”。

村子夷易近吴淑志这样解读:“上世纪40年代初,福安村子这一带驻扎着共产党步队,但国军、日军鬼子及山匪也在跋扈狂活动。为便于革命斗争,共产党的步队较为隐蔽,挨着山里岩穴栖身,但常常与村子夷易近亲昵打仗,在村子里和山里机动、灵便和周转,也采取与对头明斗和暗斗的计谋战术,处处体现出机灵勇敢、不折不挠、不怕就义的精神气魄。那个年代,驻扎福安山里的共产党步队,‘硬头浪鱼’便是主菜。村子夷易近捕到‘硬头浪鱼’就秘密送给共产党步队当送饭菜。净水煮‘硬头浪鱼’汤甜美,营养高,为革命步队成员增强体质,积贮气力干革命作出了必然供献。这种鱼对共产党革命斗争有赞助、有功勋,是以革命步队里有人建议改叫‘革命鱼’。从那时起,福安村子夷易近便改口‘革命鱼’。随后,美城、安仁、美党、文玉及建群等周边村子庄村子夷易近也改叫‘革命鱼’。”

曾叫“硬头浪鱼”、“双斑鱼”的鱼,一改称“革命鱼”,便有历史文化意义。从那时起,“硬头浪鱼”、“双斑鱼”的叫法便被垂垂淡化,“革命鱼”却成为村子夷易近顺心顺口常用语。着实,那也是村子夷易近心存的一种感德。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