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声:乡镇大院的铜钟

福安文明办 刘建荣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组织上安排我到福安西部的上白石镇担负镇党委副布告。当我走进镇政府机关大年夜院时,发明政府办公大年夜楼右侧的一颗大年夜树上赫然挂着一口古褐色的铜钟,钟内的铃铛上垂下一条拇指般粗细的绳子结实地系在一人高的树干处。不禁想起了片子《隧道战》里老钟叔发明鬼子进村子时掉落臂小我安危、舍生忘逝世敲钟报警的故事,认为很是新鲜,便问党委办公室的秘书:“这口钟是干什么用的?”秘书回答:“报警用的。”我接着问:“敲钟报警有什么规矩吗?”秘书道貌岸然奉告我:“这口钟是从解放初区政府时期传布下来的,平日是在紧急环境下看护州里干部聚拢的旌旗灯号,寻常不能随便乱敲。只有碰到紧急环境时,经引导唆使后方可应用。一旦铜钟敲响,无论是半夜三更,照样机关大年夜院内外,州里干部只要听到钟声,必须顿时前往大年夜院集中。”于是,我记着了铜钟的妙用。

记得我第一次行使敲钟令的光阴是1990年10月11日的夜晚。这天21:00时许,我正在镇政府大年夜楼二层办公室里收拾事情条记时,通讯员忽然闯进来申报:“刘副布告,刚才发明坪庄偏向冒浓烟,可能发生火警了。”我心里不禁一揪:坪庄村子位于镇区西部三公里远的山坡上,是全市闻名的鞭炮专业村子,家家户户都有鞭炮临盆作坊,但工艺水平良莠不齐,存在很大年夜安然隐患,不能掉落以轻心。“上楼去看看再说”我顿时带领通讯员来到政府办公大年夜楼四层楼顶平台上,遥望坪庄偏向,公然环境不妙,但见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照亮了半个夜空。斟酌到当天布告、镇长外出开会、人大年夜主席脱产在宁德地委党校进修,我是在家主持事情引导,必须担当救援责任。我略微沉思,发明身边又围聚了好几名干部,此中有两三个两委成员,他们都默默地望着我,彷佛在等我拿主见。我应机立断:“险情便是敕令,我发起顿时组织干部前往救火。”在场干部同等表示批准。我急速叮嘱通讯员:“你顿时去敲钟看护干部聚拢”。通讯员闻声而动,飞快地跑下楼去,麻利地解开大年夜院树干中央的钟绳,双手用力而有节奏地拽拉着绳索,立时,铜钟发出了“铛、铛、铛······”的逆耳铃声,在上白石夜空飘荡。不消半晌功夫,镇政府机关大年夜院就黑糊糊挤满了一大年夜群机关事情职员,我数了一下人数共有20多人,有的人还携带塑料水桶,正在七嘴八舌地纷繁群情着若何救火的话题,看到同道们士气高昂,认为信心倍增。我来到步队前面作了简短动员讲话,强调救火行动是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要组织年轻力壮的干部参加抢险救灾事情,女同道和年编大年夜的同道就回家苏息。我从人群中遴选了18名身强力壮、年纪对照轻的干部,组成救援队火速向坪庄奔去。上白石镇区到坪庄尚未开通公路,只有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而且都是陡坡。因为火情紧急,大年夜家险些是一起小跑向前迈进,寻常要走40分钟的路程,我们用了不到20分钟的光阴就赶到坪庄火警变乱现场,只见一座大年夜房屋的屋顶已经烧塌了,火势依然很大年夜,没有节制下来。火警现场一片杂乱,相近蹊径旁,堆满了家具和衣被,一群白叟孩子面色忧虑围在一旁不雅注火势,时时传来一、两阵哭声。好在坪庄村子支部布告林增铃同道临危不乱,组织七八名青壮劳力,先期将紧邻火灾房屋周边的两座房屋的屋顶和梁木拆除,避免火警进一步伸展,然后,集中气力提水扑火,因为介入救援气力不够,大年夜火一时难以毁灭。我望远望那座熊熊燃烧的大年夜房屋,把手一挥:“关键问题是要毁灭火源,现在兵分两路,杨副镇长你带领8人认真从东面扑火,王委员你带8人认真从西面扑火,采取列队通报水桶的要领,从左近房屋楼上,自上而下泼水,加大年夜灭火力度,尽快把火毁灭”。一声令下,队员们顿时投入灭火行动。村子夷易近们看到我们来了,受到很大年夜鼓舞:“镇干部来赞助我们救火了,这下有救了”。坪庄村子党支部布告林增铃满脸黑烟、蓬发垢面呈现在我眼前时,冲动的一时说不出话来,我源头就问:“职员伤亡环境如何?动怒缘故原由是什么?”林增铃回答:“统共伤亡1逝世1伤,是一对伉俪。火警的缘故原由是村子夷易近林某制作鞭炮掉慎发生爆炸引起房屋火灾,林某当场被炸逝世,他的妻子陈某被炸成重伤,已抬到村子卫生所抢救,不知存亡若何?”我闻言不禁一怔:“救人要紧,不能耽搁,村子里医疗前提差,怎么行?快去看看。”我们促赶到村子卫生所,发明陈某满脸血污,面色苍白,昏迷不醒地躺在横椅上,村子医除了给她输液外,不知所措。我向村子医扣问:“病人环境如何?”村子医回答:“异常严重,不送病院抢救,随时有生命危险。”我当即抉择:“老林,你顿时安排几个村子夷易近把伤员抬到上白石卫生院抢救。”林增铃很快调集了3名身段壮实的村子夷易近,用两根木杠和竹床系缚成一副简略单纯担架,把陈某搬上竹床,就要抬走,“慢!”我摆了摆手:“现在快半夜了,你们人生地疏,生怕会延误抢救光阴,我安排一位干部陪你们去”。我扫视一眼身边干部:老郑,你去!”老郑头脑机动,立马跑到担架旁:“你们要小心抬,我给你们打手电照明”。担架抬走后,我和林增铃又急速回身赶到火警现场投入扑火战争。“人多气力大年夜”。颠末镇、村子干部和村子夷易近们半个多小时的协力扑救,终于将大年夜火毁灭。临行之前,我们又组织村子两委干部将20多名房屋损毁的村子夷易近安置到黉舍临时栖身,并落实党员干部包干认真灾夷易近义务,确保不让一个灾夷易近挨冻挨饿。第二天,上白石卫生院郭院长奉告我:“坪庄火警变乱的重伤员因为你们及时送来抢救,已经离开生命危险,假如再迟半小时就没救了。”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地来。

铜钟老是与夜晚相伴,险情相联。1991年11月19日22:00时许,我在镇政府机关宿舍里苏息时,派出所夷易近警老陈促前来申报:“据线人靠得住情报,有一名晋江籍人商人诱骗6名青年妇女到白石村子秧濑坑自然村子集中,筹备下半夜到福安转车运往外埠发卖。本日所里只剩下我一小我值班,警力不够。所曩昔来向分管引导陈诉请示,请示若何处置惩罚?”作为分管政法事情的党委副布告,面对拐卖妇女案件,深感责任重大年夜:“必须急速采取步伐,补救受骗妇女。老陈,请看护近邻的武装部薛部长过来,钻研行动规划。”我调集薛部长等三人开会钻研,抉择组织一支由州里干部、公安干警和应急夷易近兵组成的突击队前往营救。随即我向镇党委主要引导陈诉请示了行动规划,经请示批准后,看护通讯员敲钟调集了15名队员,由我亲身带队前往补救。秧濑坑间隔上白石不到2公里,位于上白石通往范坑公路旁的山坡上,是一个只有五六座房屋、20多人的荒僻有数小村子。步队到达村子口已是午夜时分,为了摸清环境、避免打草惊蛇,我们暂时按兵不动,先安排老陈和一名联防队员悄然默默地去村子里侦探了一番,他们回来奉告我人商人和受骗妇女就在灯亮的那一座屋子里。“启程!”我把手一挥,步队迅速向灯亮的那座房屋贴近亲近,走到间隔房屋五六米远处就能听到屋内有人措辞的声音,我把队员调集一路进行事情分工,对房屋形成周全困绕之势。然后,带领薛部长和老陈等人来到大年夜门,发明大年夜门关闭,无法推开。这时,武警退伍兵身世的联防队员小林自告奋勇,攀墙而上,跳入院中,打开大年夜门。当我们走进房子,发明有一男六女正在料理行装,筹备脱离,亏得我们早了一步。夷易近警老陈上前查问时,这名中年须眉故作冷静地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条,操作浓重的晋江口音说道:“我是晋江的服装推销员,受广东老板委托,前来这里招收服装厂女工。请看,这是先容信。”老陈把他仔细打量一番,也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条,在他眼前亮了一下:“好一个服装推销员,别演戏了,你的真实身份是晋江市负案在逃的人商人王某。你看看,这张通缉令上的照片是谁?”一语击中症结,中年须眉立时面如逝世灰,低下头来。六位受骗妇女这才如梦方醒,一个个伸谢不已。我顺手接过老陈递来的通缉令一看,公然,这名中年须眉和通缉工具的照片如出一辙。我看收网机会已到,便大年夜声发布:“把犯罪嫌疑人王某押起来,其他六位女同道共同我们去派出所做完笔录后再回去。”话音刚落,队员们就簇拥而上,将嫌犯王某摁倒在地烤上手铐押走,并护送6名受愚妇女一同上车返回上白石。

我在上白石镇事情三年时代,经历了铜钟报警行动不下五六次。每次铜钟敲响之后的行动,都是急难险重义务,或者是救火,或者是抗洪,或者是救人,每次行动背后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都表现了基层干部的责任担当。如今,上白石镇的铜钟早已换成电铃,铜钟已成为历史。然而,铜钟所承载的基层干部对人夷易近群众高度认真的宝贵精神,所表现的党和人夷易近群众血肉联系的精良传统,却深深融入了上白石镇广大年夜干部和人夷易近群众心中,愈久弥坚,赓续抖擞出期间的色泽。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