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声:岭后开遍映山红

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副钻研员 杨昌长

春夏之交,草木际天,映山红鲜丽于山间。我和福安市老匆匆会会长雷逢德,专程前往闽东苏区革命基点村子福安松罗,探访昔时救曾志的畲嫂蓝金妹的宗子钟奶春。

耄耋之年的钟奶春,人略瘦,背微驼,然耳聪目明,影象还算行。他边和我们话家常,边带我们到岭后老厝的遗址不雅瞻,一起上他还向我们讲述了昔时母亲救曾志的一样平常经历:

夷易近国二十三年(1934年),闽东革命最是紧困。那年8月,时任闽东福霞县委布告的曾志恰患宿疾。本来,她在杜坑一蔡姓人家家里养病;后来,组织上斟酌杜坑村子大年夜目标也大年夜,就将她转移到邻接小村子秀坑一农妇家里。然则,当时白色可怕笼罩全部苏区,白匪照样发清楚明了曾志藏身处的蛛丝马迹。他们蠢蠢出动扑向秀坑,妄图置曾志于逝世地。这当儿,农妇家的阿黄在门口“汪汪”地吠了起来,警醒的曾志一骨碌从床上跃起,拖着病体火速从后门溜出并向山上跑去。一起上,她急匆匆小跑喘着粗气,跑着跑着跑到岭后村子的山路上时,她目下一阵漆黑,终因体力不支昏厥以前。这时,正在山上拾柴草的岭后村子畲家大年夜嫂蓝金妹(又叫蓝金斌),看到曾志晕厥路边,又听到远处枪声阵阵,意识到是革命同道蒙受白匪追击。她俯身试图摇醒曾志,可此时的曾志已不醒人事。想背曾志脱离这里,自己背上又裹着三岁的孩子,怎么办?怎么办?事态紧急,不得夷由,蓝金妹毅然解下裹布将孩子放在草丛里,然后背起曾志向山间隐秘处转移,她把曾志藏在一个荒僻有数的岩穴后,便返回原地探求自己的孩子,可怎么探求也找不到孩子的踪影。她跚跚回到村子里四处招呼,终于在一大年夜外家找到了自己的瑰宝。原本大年夜娘见村子人都往山上撤离,自己也跌跌撞撞跟了出去,可年编大年夜了,怎么也跟不上他人,便在一处路旁苏息。这时她听到有孩子在草丛中呜咽,见周边没人便将孩子抱了回来。

曾志躲过了一劫,畲家孩子也逢凶化吉,这可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然而,畲嫂蓝金妹救曾志的事儿照样被好事者传了出去。白匪要找蓝金妹秋后算账呢。一天,几个匪兵忽然闯进蓝金妹家里,这时,蓝金妹不在家,匪徒扑空后就四处找寻。一天,蓝金妹照样被白匪发清楚明了,她跑呀跑呀跑到山上,白匪在后面追呀追呀,就差一段间隔。金妹跑到一处山崖边时已无路可遁,白匪在后面嘶喊:“站住,不然就要开枪了。”蓝金妹心想,被枪打逝世也是逝世,跳下山崖也是逝世,就纵身一跃跳了下去。白匪赶到崖边一阵射击,躲在暗处察看的金妹丈夫听到枪声以为妻子必逝世无疑。受此惊吓,丈夫回到家后便一病不起,不久便与世长辞了。

“天哪!金妹被杀,丈夫身亡,留下这不谙世事的孩子怎么办?”村子人正为金妹一家的不幸揪心时,金妹却偷偷潜回家中。原本,她跳下山崖只受了点皮肉伤,在山里躲了一些日子以为事态平息就溜回家里,想不到丈夫却突然离世。这种袭击犹似晴天霹雳,天蹋了一边,这对一个屯子子弱女子来说,实在无力撑起这个家庭。不久,在媒妁的撮合下,蓝金妹便再醮到霞浦一个叫尼姑庵的小村子,嫁给了一个比她大年夜十五、六岁的农夷易近郑阿根。在郑家,蓝金妹蓄意隐姓埋名,在郑家为丈夫生下一男二女,男的叫郑夏生,二女叫郑阿莲、郑爱凤,加之带来的前夫之子钟奶春,一家六口在小山村子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

黑夜终被撕破,东方揭开黎明。新中国出生后,曾志与丈夫陶铸为找寻救命恩人蓝金妹曾费尽苦心,然而本来的山村子岭后、秀坑均遭白匪洗劫,四处已是残垣断壁,杳无人烟。蓝金妹是逝世是活,左近村子夷易近也无人知晓,这让一代巾帼伟杰曾志久久悬着一颗缅怀之心。天意从来怜幽草,蓝金妹的子女们一每天长大年夜了,生活中,他们有时听到“妈妈讲那以前的工作。”知道了母亲曾救曾志的传奇,当地政府也从蓝金妹和个别老村子夷易近的口中证明了昔时畲嫂救曾志的古迹。消息传到曾志那里,曾志多想早日从北京飞到闽东山村子,去看望慰问昔时自己的救命恩人呐!1984年,恰逢闽东苏区创建60周年纪念大年夜会在福安举行。时机终于来了,曾志携子女露宿风餐来到闽东苏区福安,她渴瞥见到朝思暮想的救命恩人蓝金妹,然而却被见告,蓝金妹已于上年去世了。在闽东畲族革命纪念馆里,曾志望着墙上吊挂的蓝金妹肖像,瞅着瞅着便潸然泪下,肉痛不已,这让在场陪同参不雅的同道两眼发潮,喉头打噎……一个革命者和一个通俗畲族屯子子妇女挥之不去的革命情结,是那么令人认为纠结!

如今,畲嫂蓝金妹脱离我们已整整三十年,革命家曾志也在八宝山安息多年,蓝金妹膝下的四个儿女最小的也上了花甲之年。历史是一本永恒的册本,它讲述着一个普世的哲理:爱,是不能忘怀的。昨天,发生在松罗岭后的故事,永世是那么动人。本日,岭后那一片地皮,已让映山红映红天涯!

Ta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