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时节,走进刚被评为省传统村落的晓阳岭下村……

白露时节,走进刚被评为省传统村的晓阳岭下村子……

福安新闻网消息(叶子清 郑望)“白露白茫茫,没被莫上床。”这是曾经福安市的气象谚语,如今,因为受大年夜气候的影响,虽然已进入白露季候,却依旧像夏天一样,骄阳似火,温度高达摄氏35度阁下,涓滴无一丁点转凉的迹象。

白露时节,我们顶烈日、冒炎热,踏上福安市西北部小镇——晓阳镇的路途,慕名前往白云山脚,刚被福建省评为传统村的岭下村子,探寻岭下村子秋茶的萍踪,品尝岭下“白露茶”味浓的美感。

白露时节,走进刚被评为省传统村的晓阳岭下村子……

岭下村子地处福安市晓阳镇东部,现有223户、938人,辖岭下、岭头亭(天主教)、外坑、下刘坑、黄马坑等自然村子,其岭头亭是社晓公路上晓阳镇通往福安市区的咽喉要道。

古朴的岭下村子,不仅和蔼栖身着福安市常见的“吴、陈”两姓氏族,也相敬如宾生活着福安市有数的“文、简”姓氏人家。它不愧是福建省传统村,一进村子子,但见一座座红墙黑瓦蓝砖、错落有致的古厝夷易近居触及眼光,透过特立冲天的杉木、毛竹林,依然可见昔时临盆简略单纯“白露菜茶”的厂房。

白露时节,走进刚被评为省传统村的晓阳岭下村子……

老树下,残墙旁,旮旯角落长着野菜绿草;村子道边,巷道口,一口水井汩汩喷着泉水,清澈见底,清甜适口。走进一座老屋,虚掩的柴门前吊挂着剥漆的匾额,年代久远的雕花窗棂,虽欲风雨飘摇,却可窥豹出能工巧匠的工艺;期间的变迁,房屋的主人已经燕徙进城,淡出社会的缺角石磨蒙着厚厚灰尘,黢黑的灶台斜放着搪瓷水杯,墙角的水槽有一截埋进土里。老屋像一段古木,年轮涤藏在树木的纹理中。

时近正午,寂寞的村升起一缕缕炊烟。闲步寂静的村子中小路,一位花甲之年的老妇,热心地约请我们到家中就坐,让我们认为莫名的激动。

白露时节,走进刚被评为省传统村的晓阳岭下村子……

白叟家正在家中烧火烧饭,听到外貌有陌生的客人声,顿时走出老屋约请,一副朴实好客田舍人的气节。你瞧,灶台前农妇四肢举动伶俐,一边烧火,一边拿碗子沏泡“白露茶”。白叟家面带笑脸,热心地大年夜家泡一碗白露茶。茶是山里自产的生态茶,茶汤呈金黄色,一缕幽喷鼻扑鼻而来。

都说岭下“茶林财产成支柱,加工精细茶经读。”岭下的茶米是隧道的高山云雾茶,其地舆气候、生态情况是绝对上佳的!昔时谷岭下(编修于万历二十五年的《福安县志》“觚岭”村子名,即今“岭下”)茶业兴旺繁荣,全部村子庄“吴”、“文”、“陈”、“简”姓氏,皆产茶。

原居岭下的茶人吴步云,奔波闽粤,与洋人做茶叶买卖,船装舶运,贩茶巨万,成长到坦洋经营茶庄,“不数年大年夜获奇赢”。光绪十年(1884年),中法战斗爆发,军需乞助,吴步云“毅然输财助边”,受到清政府的褒扬。吴步云十分热情社会公益奇迹,大年夜力倡修蹊径桥梁。不仅出资修通达阳往福安城关的咽喉要道岭头亭,还出资整修罗源、连江两县之间的曲折险危山径。

白露时节,走进刚被评为省传统村的晓阳岭下村子……

坦洋元记茶行行主吴赓俞,以岭下村子为根据地,收购初制干茶。每年发放“茶银”时必要70多人,挑着140多桶(每桶装1000块)银元;一起长蛇阵,从坦洋挑到岭下村子,发给当地农夷易近。岭下村子的庄稼大年夜户们见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惊疑地说:“冬下我们挖的番薯还没这么多哩!”这里人待客少不了沏盅好茶,不论清明时节谷岭“清明茶”,照样白露季候的“白露茶”,均特令人叫绝。

“尝茶何必明前茶,岭下白露茶飘喷鼻。”细细地啜饮着幽幽的白露喷鼻茶,岭下像一处耐人咀嚼、耐人品味、更耐人回味的地方。晌午时分,白露采新茶的乡亲陆续回到村子里。恬静的岭下,又开始热闹起来。据懂得,如今的岭下村子依然有茶叶面积1226亩,每到采茶季候,在外的岭下人依旧要回到村子里从事采茶制茶。一些能人还使用自有资本扩大年夜茶园、引进新品种、办起茶厂,将茶叶收购加工后再销往全国各地,带动群众增收致富。

白露时节,走进刚被评为省传统村的晓阳岭下村子……

静坐屋前的靠廊上,倚栏凭眺岭下秀色,自有茶事操劳,恭俭勤作,这何尝不是一种欢然的桃源胜景!岭下依然沉浸在悠悠的茶喷鼻里,让平凡的日子平添了一种挥之不去的馨喷鼻。

为岭下村子点赞↓↓↓

Tags: ,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