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钱学森面前“炸”出一个新学科的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