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和“债转股”或有结构性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