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摄

2017年7月22日

它们是福安乡间的“四君子”,每年夏天都少不了……

福安新闻网(沈荣喜)儿时,夏日里母亲总会给我们泡碗解暑凉茶。 最早泡的,是“臭摄”茶(即鱼腥草茶)。我家邻居的门前,植有一片臭摄。每到夏初,隔窗望去,绿莹莹的,十分旺盛。只管植株矮小,但心形的叶子上方擎着一朵朵雪白的小花,看去楚楚感人。到采摘时,邻居伯母会送我们一两把鲜嫩的臭摄,母亲就连声“看重”地伸谢。将洗净的臭摄放入陶瓷盆里,浇上开水,那臭摄独占的草喷鼻味便在氤氲的热气中弥散开来。本来,我们不懂这种草的好处,只感觉泡出的茶水里有股“臭青”的味儿,难喝,便不爱喝了。后来,母亲便把剩下的臭摄晒干,这样泡出来的茶水就没有“臭青”味了。 除了臭摄,还有“托钵碗”,这种草发展在河岸和草地上,叶子圆形,边缘呈锯齿状,看上去像一把把小扇子。它的花紫红很小,羞怯地躲在叶丛中,到了冬天叶子依然碧绿,以是又得了一个隽誉——积雪草。在乡下,它很管用:治伤、治痧气、治腹肚痛,它都派得上用处。 比“托钵碗”更出名的,当数“过路蜈蚣”了(学名叫“耳草”)。这种草药在山间旷野,路旁石壁,随处可见。它蒲伏在地表,然后向四面八方探出一节节小脑袋,真像是过路的蜈蚣呢。每次母亲去采茶,总能在路边撷回一大年夜把,洗净晒干用来泡茶。值得一提的是,据《畲医药典》纪录,隋唐时,畲族主要聚居在粤、闽、赣三省交界地,所处地域多雨湿润,瘴气盛行,极轻易激发寒湿侵身,畲夷易近就用“过路蜈蚣”和目鱼干熬制寒茶,其味道虽苦,但效果极佳。如今,这种茶在福安很“时骋”,连街边的小吃店里也有将其作为药膳贩卖的,更有人将其作为流动茶点走街串巷,四处叫卖呢。 而日常平凡我们家喝的最多的是“假花生”(学名胡枝子)。“假花生”是一种灌木,山中有的是,常被算作柴火。它树干细如筷子,高一人有余,顶部分叉,叶子碧绿呈椭圆形。夏日里上山砍柴,母亲总会吩咐我们带上一把,一到家,母亲就将嫩叶折拿来泡茶。这种茶,喝起来十分爽口,且特能解渴,是以成了我们家的最爱。 在乡间,这四种茶被称作暑茶中的“四正人”,而在我的意象中,这“四正人”还真的有正人之风哩。 图片均滥觞收集。 感觉不错,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