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款

2017年9月18日

因起诉主体错误 法院裁定驳回起诉

日前,福安法院审结一路生意条约胶葛案件,甲公司起诉乙王执法人代表苏某某要求了偿货款,但法院查明苏某某系实行职务行径,该债务不属于苏某某的小我债务,应属于乙公司结欠甲公司的货款,故裁定驳回甲公司对苏某某的起诉。 福安市人夷易近法院经审理查明:乙公司从2014年1月起多次向甲公司购买推拿器产品,2014年12月19日,乙公司累计结欠货款248760元,之后甲公司从乙公司处取回两批推拿器产品代价125140元用以抵债,之后乙王执法人代表苏某某又支付货款3000元,故甲公司起诉要求苏某某支付残剩货款120620元及过期付款利息(按中国人夷易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自2014年12月19日起计至实际还款之日止)。 本院经审理觉得,苏某某虽然在上述对账单具名确认,但甲公司出具对账单上明确载明客户为“乙公司”,结合苏某某系乙王执法定代表人的事实,应认定为上述货款系乙公司和甲公司的生意往来欠款,苏某某在对账单上的具名应认定为职务行径,与其小我无关。故苏某某并非本案适格当事人,甲公司的起诉,应予驳回。依据《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夷易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夷易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夷易近共和国夷易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规定,作出如上裁定。(林红)
2017年9月15日

买卖往来欠款公司起诉法人个体 主体不适格被法院驳回

宁德网消息(记者 陈健 通讯员 林红)日前,福安市法院审结一路生意条约胶葛案件,当地一家保健公司起诉某王执法人代表苏某某要求了偿货款,但法院查明苏某某系实行职务行径,该债务不属于苏某某的小我债务,应属于该公司结欠该保健公司的货款,故裁定驳回保健公司对苏某某的起诉。 据先容,福安某公司从2014年1月起,多次向当地一家保健公司购买推拿器产品,到2014年12月19日为止,该公司累计结欠货款248760元。之后,该保健公司从该公司处取回两批推拿器产品代价125140元用以抵债,之后该王执法人代表苏某某又支付货款3000元,故终极该保健公司起诉要求苏某某支付残剩货款及过期付款利息(按中国人夷易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自2014年12月19日起计至实际还款之日止)。 法院经审理觉得,苏某某虽然在上述对账单具名确认,但该保健公司出具对账单上明确载明客户为“该公司”,结合苏某某系该王执法定代表人的事实,应认定为上述货款系该公司和保健公司的生意往来欠款,苏某某在对账单上的具名应认定为职务行径,与其小我无关。故苏某某并非该案适格当事人,保健公司对苏某某小我的起诉,应予驳回。